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04428天机论坛开奖 >

暹罗拾珠|21人“脱党”引发泰国政治连环困局

发布时间:2022-05-11 点击数:

  随着泰国总理巴育的第二任期进入尾声,泰国政治正呈现出连环困局乃至濒临危局的迹象,要求巴育辞职、解散议会尽快举行新一轮大选的呼声越来越大。今年二三月之交,曾在去年策动“倒巴”的原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塔玛纳密集走访泰国各府,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不时对巴育政府明嘲暗讽。而5月泰国议会的反对党联盟又将举行不信任辩论,如今已脱党的塔玛纳及其领导的派系如何投票关系到巴育政府能否干满四年任期。

  鉴于巴育和塔玛纳形如水火的政治关系,塔玛纳派系另立门户令本就处于“微弱平衡”的巴育政府随时陷入崩塌边缘。这也让外界纷纷猜测,“巴育-巴威-阿努蓬”铁三角究竟是否依然“铁板一块”?巴育能否如愿完成本届政府四年任期?下一轮大选,巴育是否还是公民力量党的唯一总理候选人?更重要的是,接下来泰国政治格局是否会发生重大变化?

  当前困局的形成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背景,其导火索事件是1月19日执政联盟第一大党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塔玛纳派系主动离党。而这根导火索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从去年就已点燃了。

  2021年8月底9月初,泰国众议院反对党联盟针对巴育内阁举行不信任辩论。本应给予巴育总理坚强支撑的农业与合作社部助理部长、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塔玛纳,却试图联合众多小党,发动“议会政变”,逼迫巴育总理辞职。或许塔玛纳并非真想拉巴育下马,仅仅是希望向巴育释放某种信号,逼其做出政治让步(主要是迫其让出内务部长职位)。但计划未及实施,便东窗事发。军人出身的巴育总理一怒之下,在“巴育-巴威-阿努蓬”集团的带头大哥、公民力量党巴威副总理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将塔玛纳及其密友——另外一位内阁成员、公民力量党财务主管、劳工部助理部长纳勒蒙(也是巴威的铁杆亲信)二人逐出内阁。

  其后,巴育多次要求巴威解除塔玛纳公民力量党秘书长一职,甚至直接将其开除出党。但巴威并未遵从巴育要求,而是积极为二人和解创造机会。但巴育与塔玛纳二人始终未能解开心结,关系不断僵化。而身处中间的巴威则表现得更加倾向于塔玛纳,与巴育、阿努蓬的关系似有疏离之势。久而久之,公民力量党内支持巴育的“六部长”派系与“巴威-塔玛纳”派系的政治角力也越趋公开化(塔玛纳试图“倒巴”及其后续的事件经纬,可参本专栏前文:暹罗拾珠|“奉旨倒巴”疑云:一场权力游戏的幕起幕落(上)、(下);暹罗拾珠|“倒巴”疑云后续:生死兄弟其实是“塑料兄弟”?;暹罗拾珠|离奇事接踵而至,泰国政坛各方势力明争暗斗白热化)。

  2021年底至2022年1月,泰国众议院就空缺的3个众议员席位密集举行补选,分别是泰南宋卡府第6选区、春蓬府第1选区以及曼谷市第9选区。其中,前两个选区本身是议席,后一议席原系公民力量党所有。尽管泰国南部是的大本营,而且与公民力量党同属执政联盟友党,但公民力量党仍然投入巨大精力与在泰南开展激烈竞争。2021年3月公民力量党曾在洛坤府第3选区补选中战胜,被视为塔玛纳的重大政绩,是其晋升政党秘书长的重要砝码。因此,此二选区补选,塔玛纳作为本党领导人,也一马当先,不遗余力为本党议员候选人摇旗呐喊。但是,在宋卡府助选之时,塔玛纳的一通言论却引发了舆论的抨击。

  当时塔玛纳在竞选舞台上眉飞色舞地鼓动选民们“一定要选有钱人,千万不要选穷佬”,在泰国各界引起巨大争议,认为他毫不顾忌地宣扬“金钱至上”观念,有悖于泰国传统社会观念。最终,公民力量党在泰南二战皆败,延续了其“泰南不败”的神话。

  选战失利后,公民力量党内部一度士气低迷。巴育的亲信、劳工部部长素察在该党一个仅有8人的社交群中公开表示,应进行民调,了解民众对公民力量党落败的看法。他尤其指出,“应该让民众们评判,秘书长塔玛纳是否应该为本党的民意走低负主要责任,因为他基本上不被认可”。事实上,素察是公民力量党宋卡补选的总负责人,但他将选举失利归咎于塔玛纳有关“选有钱人”的不当言论。

  素察在社交群中的这番表态被人截图后上传至网络,引发塔玛纳及其派系强烈反应。据泰国媒体报道,1月19日,塔玛纳率队前往巴威官邸,要求巴威立刻召集公民力量党执委会议,将自己以及本派系的20名议员开除出党。之所以强调是被政党开除,而非主动请辞,是因为根据泰国法律规定,如果党员辞职且得到政党执委会批准,则其议员资格也将随之失去。如果是因故被政党开除,但30天内成功加入其他政党,则议员资格将继续保留。

  巴威在塔玛纳强烈要求下,立即召集执委会及本党议员会议,共有17名执委会成员及61名议员与会,最终以63票通过开除塔玛纳及其他20名议员的决议。公民力量党临时举行这次会议,导致正在议会参与法律草案讨论的众多议员缺席议会会议,乃至于议会草案讨论会因不够法定到会人数而被迫休会。值得关注的是,巴威作为此项议程的发起者,没有参与投票,巴育的两位亲信——劳工部长素察、数字经济社会部部长才武出于多种考虑,亦未投票。塔玛纳派系如愿“被合法开除”。当晚,塔玛纳在个人脸书账号上发表了“离党感言”,并且云淡风轻地向众人提问:“接下来我该去哪个党好呢?”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答案。21名被开除议员中的颂萨·潘咖赛以自己毫不知情为由,次日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向巴威提出抗议,要求重新审议这一决定,并对此事提出诸多质疑。他在信中披露,巴威在1月19日大会上公开宣布,塔玛纳等21人将加入泰国经济党。巴威还向与会议员们保证,泰国经济党将加入执政联盟,继续支持巴育政府。一时间,泰国朝野为之哗然,大家都在揣摩,巴威和塔玛纳这番异常举动,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尽管塔玛纳派系脱离公民力量党是巴育总理心心念念之事,而且巴威信誓旦旦保证,塔玛纳派系加入泰国经济党后,仍然会站在政府一边。但事件爆发后,巴育并没有表现出战胜者的姿态。相反,外界普遍认为,塔玛纳派系的这一反常操作,其实是对巴育形成了重大威胁。1月21日,巴育主持本年度第一次内阁应对新冠疫情委员会会议。他在会上打开手机,播放了一首名为“别认输”的励志歌曲,尽管巴育此举或许是为应对严峻疫情形势鼓劲,但是很多政治观察人士都认为,更有可能是希望就公民力量党内部分裂引发的政治危机做出强硬表态。

  当地时间2021年9月4日,泰国曼谷,泰国副总理巴威·翁素万(左)和总理巴育抵达议会。泰国总理巴育和五名内阁要员4日在国会的不信任投票中安然过关。人民视觉图

  毕竟,麾下拥有20名议员的塔玛纳已经具备了一个中型政党领袖的资格。执政联盟在众议院内的优势,因塔玛纳派系离开显得捉襟见肘。倘若塔玛纳听从巴威安排,仍然无条件支持政府,巴育倒也高枕无忧。就怕塔玛纳不听招呼,与巴育对着干,最终倒向反对党一方,那样巴育政府便岌岌可危。而即便塔玛纳真的遵照巴威指示,加入执政联盟,那么作为参政党,塔玛纳必然会提出本党内阁部长席位要求。如果巴育被迫让塔玛纳重返内阁,以他的性格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塔玛纳派系出走对于巴育而言,如鲠在喉。

  事实证明,塔玛纳自从脱党以来,也一直在或明或暗地向公众证明,自己并非巴威的“马仔”,而是一个有着远大前程的新党领袖。

  1月下旬,塔玛纳率队脱党之后,携妻子前往欧洲旅行。他在瑞士拍摄了一段视频,表示“瑞士能够很快(从疫情中)恢复,因为拥有能力强、有远见的领导人,而泰国缺乏的正是能够带领国家和各个区域发展的领导人。”塔玛纳所指何意,不言而喻。

  1月30日,原本是公民力量党地盘的曼谷第9选区举行议员补选,为泰党议员候选人素拉查·天通以29416票赢得选举,而公民力量党候选人黎夫人仅获得7906张选票。尽管公民力量党巴威在补选竞选最后阶段打出“巴育总理牌”,表示本党依然支持巴育在下一轮大选后担任总理,但仍未能阻止公民力量党的溃败。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曼谷第9选区驻军单位,公民力量党也未能获胜,反而是为泰党和远进党占了上风。舆论一致认为,这反映了巴育总理民意支持率每况愈下。

  1月30日,正在欧洲的塔玛纳得知此次补选结果后,在个人脸书上发文:“我很高兴看到人民兄弟们都出来投票,行使权力,这就是‘民主’。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The enemy of my enemy is my friend)”于是,众人又开始对他最后一句话进行各种解读。不少人认为,塔玛纳已经挑明:他所说的“敌人”即巴育,而巴育的敌人诸如为泰党、远进党、集团都可以成为泰国经济党的朋友。这不免让人对他的政治立场选择产生了怀疑。

  众所周知,塔玛纳出身于前总理他信阵营,曾长期隶属泰爱泰党、为泰党。在2021年8月底的“议会政变”之前就有传言,塔玛纳的幕后老板是他信。而此次他赴欧洲旅行,据说也与他信的亲信秘密会面。

  塔玛纳从欧洲回国之后,在普吉岛隔离,跟随他脱党的20名原公民力量党议员齐赴普吉开会。坊间传言,他们将以泰国经济党名义要求巴育总理尽快改组内阁,由巴威出任内务部长。但塔玛纳很快否认了这一传言。2月8日,塔玛纳派系首次现身议会,并以泰国经济党议员身份参与会议。其间,塔玛纳与自豪泰党、副总理阿努挺相谈甚欢,外界又纷纷猜测,泰国经济党与自豪泰党会不会有什么秘密交易。毕竟,自豪泰党作为执政联盟第二大党,巴育政府的稳定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阿努挺的配合支持。一旦阿努挺与塔玛纳联手,则巴育政府随时可能倒台。不过,当天巴威上将再次公开强调,塔玛纳派系所加入的泰国经济党一定会支持巴育总理(与塔玛纳一同“脱党”的20名议员中有3人最终加入了自豪泰党。而泰国经济党因为塔玛纳派系的加入才在议院有了席位)。

  然而,塔玛纳的表现越来越与巴威口中所谓的“一定支持政府”背道相驰,他寻找一切机会不遗余力地抨击巴育,这不禁让人想起去年9月份他发过的狠话:“我这个人记仇,而且会记很久。”

  2月底3月初以来,塔玛纳密集前往各府走访,宣传党纲。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他不止一次不点名地批评巴育政府在国民经济提振方面乏善可陈。比如,3月1日,他去曼谷人口最为密集的孔堤社区宣介本党,并向民众们分发慰问品。当晚,他在脸书上解释自己为何去“最为拥挤”而不是光鲜亮丽之地宣介本党,“因为我想告诉当权者,泰国经济之根本在于草根阶层,目前他们处于极其艰难的境地”,并表示自己和泰国经济党“必须成为草根阶层民众的口舌,向当权者传递他们的声音。”而2月20日他与泰国演艺界一些谐星共进晚餐时也谈及眼下所有人面临的困苦生活,表示“内心感到十分同情”。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塔玛纳对巴育政府的批评与暗讽。

  因此,观察人士认为,塔玛纳是否会如同巴威所说,加入政府执政联盟,其实存在很大变数。关键在于塔玛纳对巴育充满仇恨,去年9月巴育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内阁,被他视作奇耻大辱。从欧洲回国后,塔玛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心目中的总理必须和自己是同类型的人,有公德心,一心为公,不顾私利。

  2月9日,泰国众议院举行会议,审议由远进党提出的有关允许民间酿酒的法案。泰国经济党18名议员中,有14名支持远进党提案,与公民力量党的立场相左。尽管塔玛纳本人没有参与投票,但是这一行为可谓是将了巴育一军,在今后议会就政府提出的重要法案投票时,泰国经济党的18票随时可能“跳票”,一旦联合其他小党向政府发难,众议院微弱的平衡将被打破。尤其是5月份反对党联盟进行政府不信任辩论投票时,如果巴育无法获得过半众议院信任票,就必须引咎辞职。

  由于有了去年9月初的前车之鉴,为了避免塔玛纳派系在今年5月不信任辩论投票中“逼宫”执政联盟,导致政府任期提前结束,巴育及其亲信也积极迎战。

  首先,巴育稳固公民力量党这一“基本盘”的同时,积极争取自豪泰党等其他执政党的支持。塔玛纳派系出走后,公民力量党秘书长、副以及其他重要岗位基本上都由巴育派系“六部长”接管。不过,塔玛纳的密友、同被巴育撤职的纳勒蒙以及部分忠于塔玛纳的议员仍然留在党内,依然使巴育的亲信们心怀疑虑。

  几乎与塔玛纳事件同时让巴育忧心忡忡的还有自豪泰党与内务部长阿努蓬之间的矛盾。2月8日,泰国内务部向内阁提交有关延长绿色捷运电车专许经营权30年的议案,但是此前自豪泰党一直都坚定地反对这一提案。为了表达对此事的立场,以副总理兼公共卫生部部长阿努挺为首的自豪泰党7位内阁部长均以不同理由请假未参会。但是,内务部长阿努蓬公开表示,此事事关民众福祉,是紧急事项,必须尽速推动,不可能停下来。当天,塔玛纳与阿努挺热络的样子让外界纷纷猜测,自豪泰党是否会成为压垮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确保大局稳定,巴育权衡再三后,决定积极争取自豪泰党。2月11日,在召开应对新冠疫情会议之后,巴育携公民力量党副、劳工部长素察和数字经济社会部部长才武与自豪泰党阿努挺、秘书长萨萨扬举行会议,就如何保持议会稳定进行协调。期间,巴育暗示阿努挺,如果形势恶化,自己没有太多选择,可能会提前解散议会,希望阿努挺出手相助。

  作为一名成熟的政客,阿努挺自然希望尽最大可能地完成这一任期,以为下一轮大选积蓄力量和声誉。他正色答道:“总理一定会干满这一任期!议会议员人数您不用担心,即便有不信任投票,反对党也决计到不了一半票数,可以保证支持总理的票数一定不会少于260张票。”他还拿出一张写着议员名单的纸,告诉巴育260张票来自何方。最为关键的是,这260张票中没有将塔玛纳派系的21票包括在内。

  阿努挺自然是有这个底气的,去年9月初的不信任投票中,他得到了269张信任票。这说明,自豪泰党早已埋伏了不少“眼镜蛇”(即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议员)在反对党阵营中。因此,他对巴育说的这一番话,让巴育感到宽心的同时,也让巴育暗中惊觉,阿努挺早已掌握成功密码。经过此番交心,巴育基本上与阿努挺达成了默契。作为回报,2月15日的内阁会议议程中,内务部有关绿色捷运电车的相关提案不见踪影。

  其次,巴育派系的铁杆亲信们也纷纷出招,力保巴育政府平稳运行,并在下一轮大选中实现连任。其中尤以巴育铁杆亲信、总理府常任部长助理赛萨功为甚。赛萨功在泰国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叫做“东北兰博”,他曾效忠于他信,并且为他信创作歌曲表达忠诚。他信、英拉相继倒台后,赛萨功抱上了巴育的大腿,并获得信任,成为总理重要的“身边人”。2月8日,赛萨功公开披露,其于2021年3月以巴育所创口号“合泰建国”注册政党“合泰建国党”,以防止公民力量党在下一轮大选中不提名巴育为总理候选人。而且,在有人公然欺负总理的情况下,他本人作为总理的身边人,有义务为总理开辟一条阳光大道,力挺总理再次当选。

  据他披露,合泰建国党将吸纳社会知名人士及其他中小政党,壮大“挺巴育”力量。泰国前警察总监乍提警上将、巴育总理顾问披拉潘等人将加入该党。而且,泰国地方力量党等多家政党均有计划自我解散后集体融入该党,以增加巴育派系获胜几率。不过,在他言之凿凿地方力量党将加入该党之后,地方力量党迅即辟谣,乍提警上将也表示毫不知情,让他颜面扫地。此外,赛萨功的政治声誉欠佳,所以泰国坊间普遍不看好合泰建国党,认为该党无法取代公民力量党。

  原公民力量党执委、原教育部长纳塔蓬与现任曼谷市副市长素功提也注册了新党以支持巴育连任。但是,巴育似乎对此并不感冒,当记者问他是否会去合泰建国党,巴育淡然表示,“已经成立了一百多个党了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倒是巴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巴育仍然是公民力量党的总理候选人,不会跟着去合泰建国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