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tx.49cc香港48.8 >

Cardiovalve、Edwards及器械创新的一些思考

发布时间:2022-01-16 点击数:

  上周被一则消息刷了屏:12月7日,国内心脏瓣膜老大哥启明出手收购了二尖瓣三尖瓣创新疗法公司Cardiovalve,主要产品为一款同时可治疗二尖瓣反流和三尖瓣反流的经导管介入置换产品。看着看着,笔者越发觉得有意思,故来梳理梳理。

  大E厂的二尖瓣和三尖瓣修复产品Cardioband便是源自ValtechCardio。该产品是全球最早获批的经导管三尖瓣介入治疗产品,早于A厂(全球药品和器械巨头雅培)的 Triclip整整2年。而E厂之所以买了Cardioband没有对Cardiovalve出手,不是它不够优秀,是因为在收购之前E厂已经有两款经导管二尖瓣置换产品:Fortis and CardiAQ。

  彼时的E厂还不够大,同时开发两款二尖瓣置换产品,资金已经不免有些吃紧,何况此时再收一款,又显得对前两款不够有信心。但大E厂还是眼馋,偷偷留了一手,它借了几千万美金的可转债给了Cardiovalve,以便未来哪天时机成熟,还能把它“娶”回来。

  2017年Cardiovalve从Valtech剥离出来独立运作之后,一心专注于二尖瓣三尖瓣置换研发。2020年1月,Cardiovalve在治疗三尖瓣反流的适应症上,获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设备称号”,并已进入早期可行性研究(EFS)阶段。Cardiovalve也成为首家获得美国FDA同时批准进行二尖瓣反流及三尖瓣反流适应症早期可行性研究的公司。

  好产品一般都出自好团队,出于好奇,笔者查了下CardioValve创始人AmirGross,这才发现这个30多岁就能把公司卖给大E厂的牛人,背后有一个牛家族,其父YossiGross是个十项全能的工程师、投资人与企业家。20世纪90年代至今,YossiGross基于自己的发明与专利,创立的医疗器械公司就多达29家,涉足心血管、卒中、糖尿病、眼科等领域。投资或收购YossiGross企业的公司包含:全球心血管巨头美敦力、波士顿科学,全球最大非专利药物生产商之一的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波士顿科学子公司American MedicalSystems等。这么强大的家族基因,Amir能孵化出的Valtech Cardio也不那么令人惊讶了。

  相对于主动脉瓣置换,二尖瓣置换的技术难度在于二尖瓣环在整个心动周期中是动态运动的,这对锚定技术是极大的考验。而目前唯一一款获批的A厂二尖瓣置换产品Tendyne,其2年的全因死亡率高达39%[1]。有专家分析认为Tendyne的失败在于把支架支撑放到二尖瓣环上去,支撑概念会破坏整个瓣膜的结构,也难怪死亡率这么高了。相比之下,CardioValve的设计就更为高明了,其12个锚定爪可夹持在原生瓣叶上,无需依赖径向支撑力,也不用担心植入的人工瓣膜破坏心脏的血流动力学结构(如下图)。

  临床数据显示:经股入路的死亡率和转为外科手术率低于经心尖的置换方式。目前全球范围内无成功商业化的经房间隔介入路径进行二尖瓣置换的产品。国际顶尖的二、三尖瓣治疗专家早前即预言:经股静脉入路是TMVR、TTVR的未来,因其操作简便兼具稳定性和安全性,将会最大幅度减少瓣膜置换手术的难点。就连A厂的二尖瓣置换产品Tendyne也是采用经心尖的入路方式。CardioValve极具战略眼光地早早部署了经股静脉入路。

  二尖瓣解剖结构复杂且MR(二尖瓣反流)病因多样,器械研发难度大。A厂的Tendyne是目前唯一上市的二尖瓣置换产品。相对二尖瓣介入手术而言,三尖瓣介入的发展则处于更早期的阶段。原因在于:三尖瓣的组织结构更加脆弱,三尖瓣手术难度在于三尖瓣直径较大,缺少瓣膜和瓣环钙化,距离右冠状动脉近易造成冠脉损伤。其器械研发难度比之于二尖瓣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前,全球范围内尚未有经导管三尖瓣置换产品获批,在研的三尖瓣介入产品多处于早期研发阶段。唯一处于注册性临床试验阶段的Evoque来自国际大E厂。而Cardiovalve在治疗三尖瓣反流的适应症上,已进入早期可行性研究(EFS)阶段,并获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设备称号”,且可同时治疗二尖瓣反流和三尖瓣反流两种适应症(置换)。

  Cardiovalve 在瓣环设计方面照顾了很大的患者群体,其55mm的大瓣环设计,可覆盖约95%患者。相比之下,E 厂瓣环最大45mm,覆盖50%患者不到,A厂50mm也只覆盖了75%的患者群体。

  看了一番国际二尖瓣三尖瓣介入器械,笔者不禁感叹:中国式创新器械“走出去”不容易。且不论走出国门的实际竞争力;光是专利风险和漫长的上市周期就够让国内企业望而却步了。现阶段中国式创新基本都是跟进式创新。采用并购吸纳国外创新科技,仍然是中国公司国际化的主流道路。

  今天Cardiovalve能嫁给一家中国公司,还是有天时地利的因素。往前推2年,彼时中国的创新器械IPO上市潮还未开始,想买国际创新资产也是有心无力。反过来,要不是中国公司在海外开始有临床注册上市销售,海外创新企业过去也不会考虑中国买家。国际化和资本化相辅相成,所以中国式创新器械“走出去”不是靠蒙头搞研发,更要靠放眼世界的战略眼光。期待器械创新能够融入更多国际创新因子。